笔趣阁文学

首页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文学 >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 雨再大我没有走远

雨再大我没有走远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就像在人间失踪一样,可能我的人生,前半生是在准备遇见你,后半生,是在慢慢的将我对你的感情消耗殆尽。

        ——引子

        张亦欢刚遇见程骋那年才十八岁,那个年纪的她年少无知也无端卷入过很多的感情漩涡,但大多数都很快的在中抽离了出来。程骋大抵是,她这辈子再也忘记不了的名字。

        那年夏季的阳光真好,张亦欢刚刚结束了忙碌的高考,从考场出门的那一刻起,她能想到的便是想好好的玩一场她玩了很多年的游戏,张亦欢遇见程骋的那个区应该是在那年的6月18日。那年的张亦欢笑靥如花,跟着几个小姐妹进了这个区,那个时候她还没有遇见程骋,无喜无悲,平淡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波动,大抵就是心里没有人的样子。

        而遇见程骋的那天是一个下雨天,张亦欢所在的城市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在和朋友吃饭吃的欢脱的张亦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时间有多么的晚和外面的雨有多么大。这时,一个来自陌生城市的陌生号码打进了张亦欢的电话里,张亦欢的眉头一皱,一心想这是谁。

        “喂,是扇扇吗?我是家族的副族长呀,今天家族团圆包,你能回来吗?不能回来就把号让我上一下,咱们就差一个人就是高级包了。”那边的人很是急促,张亦欢一看时间,都已经九点五十了,这才注意到外面那倾盆大雨,估计是赶回家上号是不可能了,只能依靠这个所谓的副族长。

        “嗯,你加我的微信,我给你扫二维码,微信号就是手机号。”怪就怪张亦欢刚刚进入这个家族,一个人都不认识,刚刚给她打电话的也不知道是谁,脑海中搜索了一圈也不记得这个家族有什么所谓的副族长。

        话罢就看到张亦欢的微信里弹出了一个申请加为好友的申请,大概就是那个副族长吧,二维码发来扫过便是,自己的号也没什么好值得洗的。

        张亦欢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就像一个雪人儿进入了阳光灿烂的空间一样,被雨浇了个透心凉的张亦欢赶紧换了件干燥的衣服,擦了擦身上的水珠就立马开电脑登上了游戏,本还是有些忐忑自己的号号有没有被拿走了什么东西有没有被改密码什么的。

        但是登上了游戏,发现之前的副族长只是在家族团圆包规定的时间内登录了五分钟而已,那些她心里的想法全部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这让张亦欢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刚刚上线,给她打电话的那个副族长便抖动了她的游戏窗口

        “扇扇你回来了啊,我看你手机号的归属地那里下大雨呢?你有没有淋到?”

        “啊,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啊。”

        张亦欢本就不是那种特别热情的姑娘,平常也是没什么异性朋友走的特别近,所以这个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张亦欢的眉头一皱,但是她并没有多么在乎这个消息这个人有多久,继而跑去她最爱的卧龙谷去打小老虎。

        张亦欢的游戏账号名字叫挽辞扇,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号,大概在她所在的区服属于一个中等偏上的水平。张亦欢的日常怕就是上游戏清一下日常任务,然后去卧龙谷打打小老虎爆个坐骑碎片换个小狐狸骑一骑,偶尔看到家族人在家族聊天里面求救会去帮忙,虽然她的号并不是那么大,但是她觉得,家族的人在打架总不能见死不救。

        她也上歪歪,但是自从家族里的男生说自己的声音很奶里奶气的她就开始不说话了。张亦欢本是不想换家族的,但无奈几年前和张亦欢在游戏里拉婚车的晚风对她实在是纠缠的紧,前段时间张亦欢还在玩命的准备高考,晚风突然出现了在她的宿舍楼底下让她很惧怕这种感觉,从游戏到现实都纠缠不休。张亦欢本就紧绷的情绪被这个晚风一吓唬,薄弱的身子发烧了好几天,耽误了不少上课的时间,自是对晚风不理不睬。

        结果晚风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张亦欢又开始玩游戏了,开始在游戏里对张亦欢进行了漫长的骚扰,张亦欢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实在是太喜欢自己的男人,忍痛离开了这个全是朋友,自己呆了很久的家族,转而去了强国楚国,去了那个最强家族巅峰。

        因为张亦欢所在的国家是个第一强国,晚风无法移民过去,这段骚扰也就作罢。而张亦欢总是觉得,这个巅峰家族愿意收她这个号又小,还是个操作并不是很溜的小姑娘,是因为她的头上顶着个优秀史官的称号。

        这是最让张亦欢骄傲的,游戏里的花榜姑娘有十个,战力过亿的号也不计其数,而优秀史官就她一名,她就整天顶着优秀史官的大字称号混迹于各国王城、边境、中立区。避免不了的就是被偷看装备,每次被偷看装备张亦欢都是一阵心虚,毕竟自己的号很一般可能与这么炫的称号不太匹配。

        家族里的男号不少,女号也不少,张亦欢从来就没有关心过谁和谁是一对,谁是个单身狗,张亦欢也从不去招惹那些大号们,就让他们在战场上发光好了,我负责记录他们发光的过程,张亦欢如是想。

        要说张亦欢的爱好,最喜欢的还就是收集好看的坐骑和时装图鉴,每当七色花活动出来的时候,屈服于5000花的时装图鉴,还是会收点七色花。而她跟程骋第一次的双方认真的交流就是在她收坐骑碎片的时候

        彩世☆优秀史官☆丶挽辞扇:收七彩孔雀坐骑碎片,有的代价MMM。

        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什么回应,突然一个男生的头像在她的社会列表里抖动了起来,给张亦欢欣喜的不行。

        三千仇杀:你差几个碎片?

        丶挽辞扇:8个,你怎么卖?

        三千仇杀:你出价格。

        丶挽辞扇:五锭一个,你发我邮箱。

        三千仇杀:你差八个碎片,我差一个老婆。

        丶挽辞扇:????

        三千仇杀:你听我说,我不是见色起意,从你开始写国史我就看你写的国史,我只看你写的国史,从你第一次采访我,我很高兴,我在歪歪里听着你的一堆问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是那种,我喜欢了很久的女孩就在我面前问我问题,你在我心里,就是个女神的存在,我不敢跟你说话,我怕吓到你。

        丶挽辞扇:你真的吓到我了。

        三千仇杀:对不起啊,可是喜欢一个人真的憋不住想说出来。

        许久张亦欢都没有回复他,她在自己的脑子里一直在想三千仇杀这个人,大概是她刚刚开始写国史的时候,写国史的师傅告诉她,多写点大号的人物传记,比较好过优秀,她便去傻乎乎的采访当时的大号三千仇杀,大概和三千仇杀的交集,就在这里了吧。

        三千仇杀:扇扇,我等你,你现在可以不用答复我。

        丶挽辞扇:我确实是有点惊讶,我再考虑考虑吧。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让张亦欢回到现在这个刚认识程骋的时候,就算知道结局,张亦欢应该还是会飞蛾扑火,可能顶多会避免一下不可逆的错误发生,但还是无法拒绝程骋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大概这就是命。

        三千仇杀在游戏里给了张亦欢最大的照顾,在天空之城里换砖的时候形影不离,因为他知道有很多人都能两招秒了她,他尽可能的在对方还没有秒掉挽辞扇的时候,提前把对方秒掉,他觉得这样就是爱护、保护他在游戏里喜欢的女孩子。可是感情就是感情,哪分得清什么游戏和现实呢?

        程骋开始不满足于只能默默的保护着、跟随着张亦欢,他看着张亦欢以前写过的那些国史,那些感情的故事,虽然张亦欢用的是第三人称,但是程骋总觉得是张亦欢与别的男人的故事,但自己根本没有立场去问,这些故事到底是张亦欢朋友的故事,还是张亦欢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