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文学 >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张亦欢在寝室其实没有小眯一会,脑子里都是曾经的夫妻如今变成了师生,是不是有点不好,但是游戏的夫妻也不算夫妻。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到了快值周的时候才赶紧起来去了老师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张亦欢敲了敲门就进去了,屋里的气味很好闻,很像是一种精油香薰,办公桌前面坐着的就是程骋。

        其实挺岁月静好的画面,放在张亦欢这里就想跑,程骋看她想跑也没起身

        “你走了我就跟你们辅导员聊一聊。”感情这大哥是故意安排的。

        “三千,呸,程老师,你在我学校干啥?”

        “如你所见,做你老师咯。”

        “那你怎么提前不跟我说?”

        “我能联系的到你吗?联系方式拉黑,游戏不上,你好像瘦了。”

        “需要我做什么吗?值周。”

        “用这两个小时把那盘水果吃了,如果无聊,随便做什么都可以。”程骋目光落下的地方是一处小一点的沙发和桌子,就是办公室的标配,桌子上面有一盘切好的水果,还有一杯奶,一些甜点。

        “我看网上说,有的女生吃水果会开心,有的女生喝牛奶会开心,有的女生吃甜食会开心,我一样买了一些。”

        张亦欢也没客气,也没好气的往那一坐,就开吃,程骋见张亦欢什么都吃了点也看不出更喜欢什么,但至少她愿意吃他买的东西,以后来日方长。

        张亦欢吃着也没闲着,微信上跟柳含烟汇报情况,柳含烟还是坚持程骋是渣男的观点,说这些东西都是糖衣炮弹,为的就是还想让你跟他有点瓜葛,一个屋檐下,总比是仇家好。

        “亦欢,黑名单解除吧,我可是你的老师。”

        “凭什么。”

        “凭我是老师。”程骋说话及其温和但是也及其能让人听他的。

        “晚上想吃什么。我买好你拿走。”

        “我在食堂吃。”

        “也好,一开始太招摇了会被树敌。”

        程骋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嘛,之前在游戏上还装的什么都不懂,别人都是这么传他的,他是个富二代,脑子不好使,就知道玩,现在看来是他懒得理了。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张亦欢正想的出神,程骋不知何时从办公桌走了过来面对面的盯着她。

        “以前你是三千仇杀的时候,他们都说你只是个会玩游戏的富二代,还挺傻,看不出来晓晓和风敲竹的喜欢。”

        “游戏就是游戏,搞那么多的柔情蜜语做什么,这样就会失了我玩游戏的本心,我的本心是在游戏里放松放松工作中紧绷的神经,若是在游戏上有了牵挂,我便不是我自己了。”

        “那我呢。”

        “你是例外,我只是不想开始一段感情又不是没有感情,碰到吸引我的人我。

        也会主动出击,又不是所有人的喜欢我都得接着,我只希望你能接着我的喜欢。”

        “你这话说的太笼统又有哄骗人的成分,这话跟个万能模板一样,跟谁说都行。”张亦欢面对程骋还挺清醒。

        “我是真的这样想,我在此之前是搞IT的,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哄骗,一个你我已近哄不好了,我再去哄骗别人,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做吗?我知道你现在不信我说的,不信可以,那就看我做。”

        程骋听张亦欢这样一说,脑门急出了汗,一个在IT界小有名气的程骋辞职去做老师本就匪夷所思,对着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动情,因为这朵带刺的蔷薇花急出汗更是想都不敢想这能是程骋干出来的事?

        “程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这所学校和这个专业的,但是你不要太自以为是,因为你我把我玩了那么多年的老区不要了,你只是在我身边呆了一瞬,可就这一瞬搅乱了我本来平静的生活。”

        “我在的那一瞬,你不欢喜吗?”

        “我不欢喜,我玩的好好的,跟着你进了你的家族,在你家族里受尽冷嘲热讽,我换了家族,这家族看中的不是我,是我身边的三千仇杀,可惜三千仇杀早已换人玩,硬生生把这个战争游戏玩成了变装游戏。”

        “我后来知道了……就不让她玩了,我等过你,也找过你。”

        “后来有什么用呢,我在家族里,晓晓玩的你的号,他们都说正宫和外面的三相处的真好,你猜三是谁,是我。”

        “我没想过……我只是那段时间很忙,晓晓说可以帮我任务带一带,我想了一下觉得还可以,不然我忙完,我这号就荒废了。”

        “三千仇杀,你这么聪明的脑子想不出来这一点你让我如何不怪你。”

        “亦欢,我想出来了,然后我来找你了。”

        “我和你在游戏上算不上什么,在现实里也是,算不上什么。”张亦欢看着程骋的眼睛,没由来说了这样一句话。程骋长舒了一口气,刚想说什么,张亦欢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从前我觉得长舒一口气是轻松,原来紧张的时候也可以长舒一口气,但是总会搞砸事情。”程骋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