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文学 >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 第二章【别人家小朋友有的,我们家小朋友也要有!】

第二章【别人家小朋友有的,我们家小朋友也要有!】

        这几天三千仇杀上线次数频繁到吓人,以前三天也就上线一次的他,一天上线三次,为的就是怕张亦欢这个小破号在他家族里或者被别的家族的人欺负,毕竟这个家族里遍地是大号,像张亦欢这种的小号,他们连看的都不会看。

        但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号,在家族里居然扬起了大波,可能是三千仇杀的偏爱太盛,又或是张亦欢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强大的地方。

        初遇:这又是从哪冒出来了个抱大腿的小号,还让仇杀保护着换砖,要不要脸啊?

        芦荟:算了初遇,咱们家族不是那么咄咄逼人的家族,别这么说扇扇。

        初遇:仇杀你今天就说,你是不是被这个小破号给勾引了?她刚来咱们家族哪来的这么多威风啊?这要是家族联赛抽到她参赛了,得给咱们家族丢多大的人啊!

        挽辞扇:游戏就是游戏,怎么一起玩还要看号的大小了?我没有勾引三千仇杀,共同做任务而已,没必要说的那么难听。

        三千仇杀:都别说了,我就是喜欢扇扇,一直没拉婚车就是心里有扇扇,那又怎么样?扇扇做错了什么吗?初遇你今天这么说她不就是因为我没有同意跟你拉婚车一起养孩子吗?

        初遇:三千仇杀你不要乱说,我今天这么说全都是为了家族好,什么拉婚车一起养孩子,我有那么说过吗?

        赵无极:我和我家初遇小宝贝已经拉婚车了,三千仇杀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准备挑事还是怎么的?

        俗世有道:好了,别闹了,无极,初遇,咱们去任务,别在家族里乱说话,任务时间,哪有空闲扯啊。

        这一波闹剧把电脑前的张亦欢竟然给整笑了,一个游戏竟然能让他们玩出这么多花样,大号小号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就是大号比小号多杀几个人,大号比小号少死几次,对于娱乐至上的张亦欢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大不了不玩了!

        “扇扇,你没有生气吧?你要是生气,我就跟你去别的国家玩。”张亦欢正在欢快的进行头脑风暴呢,三千仇杀的消息就过来了,三千仇杀虽然出现的突兀,但是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陪伴在张亦欢的身边,虽然张亦欢独立为主,可还是被这句话戳中了小心脏。

        “我没事,倒是难为你了,玩这么长时间的朋友为了我闹成这样,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他们自己玩的乱,把别人也想的那么乱,别想了扇扇,游戏就是开心最重要。”三千仇杀没敢说,游戏里,挽辞扇最重要。

        其实让家族里这些人这么一搞,张亦欢的心里有点乱了,迅速关了机,躺在了床上,这段时间三千仇杀这个游戏角色已经开始渗透到了自己的生活里,刚刚放暑假的她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也没有什么规划,对于未来,她一概不知,就是一门心思的玩游戏,在游戏里和三千仇杀相伴相依。

        但是关了电脑之后呢,张亦欢的生活还是一团糟,父母每天都在吵架,张亦欢在高中被女同学孤立没有几个朋友,张亦欢天天都被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屋里,有的时候到阳台上看看风景,看看夏季的大雨和外面烧烤摊上喝的烂醉的人们,人间百态,酸甜苦辣,在张亦欢这里,只有苦。

        “那就订一张火车票,去北京,去那个她从小就向往的城市!去看看都市的繁华和胡同里的静谧生活!”张亦欢自言自语到,再不出门就真的被封闭了!

        没有安全感和有安全感的人就是不一样,有安全感的人出门就背着个小包,去哪都是轻便的,即使张亦欢对自己的这趟旅行只计划了三天的时间,她还是收拾了一大箱的行李,各种吃的,穿的,就怕出现啥事把她困在路上。

        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一个人最方便,下午刚下定决心出门,晚上就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不得不说,张亦欢就是网上说的那些“文青”,放着高铁飞机不坐,偏偏去坐那个绿皮火车,一路上舟车劳顿,下了车就赶紧奔往旅馆,一睡就是半天。

        看着网上那些美食攻略,张亦欢的心又重新被这个热闹又陌生的城市给唤醒了,她想留在这里,又觉得这里没有属于她的一个家,那些灯红酒绿的繁华又有些不真实。所以在啃着羊蝎子的张亦欢,就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北京真实的样子,应该是红墙绿瓦还是耀目夺人,直至我今天来到了北京,我才深深切切的感受到了我的热爱,这个地方属于我,我属于这个地方,但是看着这车水马龙的人群我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地方的排外性,我没有一点属于这个地方。

        在张亦欢嗦完最后一口羊蝎子的时候,手机里的电话就拨过来了,张亦欢没存电话号码,但是看归属地就猜得出来是谁。

        “扇扇吗?我是仇杀,我看你的朋友圈在北京,我也在,咱们约个饭啊,我知道有家餐馆特好吃!”

        “嗯……在哪呢?”明明刚刚吃完饭,张亦欢还是不自觉的答应了电话里的三千仇杀,网络游戏奔现的可怕性在网上被传得沸沸扬扬,但是张亦欢一点都没有害怕,可能是觉得三千仇杀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可能是自己的心里早就接受了三千仇杀。

        “你在哪?我来接你吧。”网上说,最大的安全感就是,事事有回应,件件有着落,还有,你在那别动,我去接你。

        三千仇杀很快就到了,站在一辆黑色的车前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张亦欢,也没有戴墨镜,也没有穿西装,也没有拿鲜花,一切偶像剧里面有的桥段,这个瞬间都没有,三千仇杀就是穿了意见很普通的T恤还有牛仔裤,那一幕被之后的张亦欢记了很久很久。

        “扇扇,我是三千仇杀,上车吧,外面多热啊。”其实外面也没多热,上了车张亦欢其实是本来想坐在后排的,一是刚认识就坐人家副驾驶不好意思,二是怕人家的女朋友多想,结果三千仇杀直接就给张亦欢开了前门,只能就坐在副驾驶了。

        “我听说有家羊蝎子不错,我正好出差在北京,刚谈完业务,也没吃饭,咱一块去吃啊?”

        “羊……羊蝎子?”张亦欢总感觉身上的羊蝎子味还没消散,但是三千仇杀车里的味道真好闻啊,好像黑鸦片的后调,很浓郁的木质香味。

        “怎么?不喜欢吃羊蝎子吗?我以前在这上学的时候啊,最喜欢吃他家的羊蝎子,再加上一份排骨,保准你吃的暖暖和和,不过现在是夏天,等吃完羊蝎子我再带你去后海溜达溜达,消消食,再去南锣鼓巷吃一顿文宇奶酪!”说起吃来,三千仇杀倒是话多了起来,这倒跟张亦欢一个性格,吃货一个,在吃面前,什么都往后靠!

        “行……羊蝎子我也挺喜欢吃的。”走了一天的路,坐了一天的公交车,张亦欢也有点累了,前两天在北京,哪有这待遇啊,车接车送,逛景点啥的都是坐着公交车和十一路腿着去,往车里的靠垫上一靠就睡着了。

        “扇扇,扇扇,到地方了,快起来了!”张亦欢醒来的时候还觉得不太好意思,毕竟第一次见面就在人家的车里睡着了,但是鼻子还是不争气的闻到了车外的香味,这跟刚才她吃的那顿羊蝎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味道!

        张亦欢也没顾着什么优雅了什么的,背起包就下了车,坐定之后,张亦欢又开始紧张的玩手指,自卑和陌生感充斥了她,对面的这个小男生也太想象不到了吧!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程骋,我是今天来北京谈业务的,以前在这里上过学,是看到你的朋友圈才联系你,并不是看到你在北京,我才来找你的,你不要误会我是那种随便的男生。”程骋局促不安的样子和他的正经长相的反差还真有点让人想笑。

        张亦欢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锅热气腾腾的羊蝎子就这么端了上来,俩人对视一眼,啥话没说,装备齐全,手套和围裙套上,这就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