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文学 > 我是一支没有感情的草莓冰淇淋 > 【你是我十座金山也换不回来的女孩,也是我一顿羊蝎子就能交心的女孩】

【你是我十座金山也换不回来的女孩,也是我一顿羊蝎子就能交心的女孩】

        “扇扇,为什么想来北京玩啊?是因为高考准备考到这里吗?”

        “唔……也不是,就是从小就对这里有着向往,向往这个繁华又古色古香的城市,但是爸妈都太忙了,也不愿意带我来。”张亦欢对吃这个方面总有着蜜汁痴迷,放在别的女孩子身上,这么有情调的一个男人就坐在面前,保准连吃排骨都不吐骨头的,但是咱们张亦欢可不,无视前面的程骋,全力就是啃!

        “三千,你怎么不吃啊?你不说最喜欢这里的羊蝎子了吗?不饿吗?我都吃了一顿了还能继续吃,你怎么一口不吃呢?”快吃完半锅的张亦欢才想起来对面还有个网友在那坐着呢,怎么着也是游戏朋友,也得稍微问候问候。

        “我很少遇见像你一样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无论是在上学的时候还是在公司,遇见的要么就是成熟稳重的要么就是有目的,从来没有一个姑娘在我面前能这么放得开。”程骋一脸微笑的看着张亦欢,其实见到张亦欢前,程骋挺紧张的,紧张到方向盘上都是手心的汗,但是一看到张亦欢的小脑袋往车窗上一靠就睡着了,心里就变得特别的温暖,没有由头的暖流,就像游戏里张亦欢写的国史一样,一股脑的流入了程骋的心里。

        “我可以理解为,你说我不注意形象,吃得多吗?”张亦欢根本就没有get到程骋说的那个点,可能粗神经就是这样吧,根本就不往那方面考虑。

        “没有没有,我们扇扇最可爱了,快吃,吃完了咱们涮菜,忙了一天了我也饿坏了。”程骋根据自己阅人无数的经历,对面这个小姑娘毫无心眼子,换个人把她卖了,她都发现不了。

        “准备什么时候回家?这自由行,也好几天了,你爸爸妈妈就不担心吗?”程骋本是随口一问想聊聊家常,谁知道就这句话把正在狂吃的张亦欢给弄哭了,那眼泪就跟不值钱似的,往下掉。

        雾气的氤氲在程骋的面前散开,让程骋有点看不清张亦欢眼睛里的雾气,还自顾自说着,突然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张亦欢已经停下筷子很久了,也没有说话,就呆呆的坐在那里。

        “扇扇,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一个纵横多年IT界的老油条居然会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的眼泪无措。

        “没有,是我想起来童年的事情,他们是不会担心我的,我这次出来甚至没有跟他们打一声招呼,现在我还没有接到他们的电话。”张亦欢其实还是蛮平静的说出这段话,眼泪已经干了,这段记忆对她来说虽然痛苦,但是痛苦久了就习惯了,她又变成了那个贪吃的女孩子,好像刚才的流泪都是程骋的幻觉一样。

        “扇扇,咱们现在去南锣鼓巷,那里风景好,我少吃一点,好久都没有去那里吃奶酪和炒年糕了!”说罢程骋起身,就拿起衣服,张亦欢其实还没吃爽,但是听到程骋说走,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毕竟游玩了这么多天的北京,就南锣鼓巷还没有去过呢!

        张亦欢就傻傻的跟着程骋上了车,刚才张亦欢睡着了连程骋车里放的什么音乐都没有听到,北京的夜景可真好看啊,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是家里没有的繁华,也是家里少有的安宁。

        “我想回家了?”张亦欢格外的平静,在程骋的车上,程骋也没回头看她,安心的开着车,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在一辆车上是显得略微尴尬一点。

        “几点的车票?我去送你。”程骋其实还挺想知道张亦欢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但是现在又不是很熟,张亦欢有意的在排外他,又不好意思问。

        “没定好,到时候我自己走吧。”

        “还去南锣鼓巷吗?”

        “去吖,好不容易进了一趟城,不吃一次奶酪太可惜了吧!”

        可能是那天的北京太热闹,也可能是那天的奶酪过于甜,程骋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时而可爱时而有心事的小姑娘,本以为经过这次的相处,怎么得也能跟张亦欢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但是事实还是给了超自恋的程骋一个大耳光!

        三千仇杀:扇扇,到家了嘛?我担心的不行。

        丶挽辞扇:不到家怎么上的游戏哇~

        三千仇杀:那你怎么不微信微我一下嘞,害得我这么担心!

        丶挽辞扇:你不说你是去北京谈工作的,遇上工作,肯定少看微信比较好啊!

        (张亦欢内心戏os:要是我微信找你,又会让你多想或者一直跟我聊个没完!)

        家族里还是依然不消停,张亦欢当时选择这个家族主要是看中了这个家族女孩子多,但是谁也没想到女孩子多能这么麻烦!

        初遇:还说不是勾引三千,一看三千出差去了,人家小破号也不玩了,就等着三千上线自己才上,我说挽辞扇,是不是你的小破号玩着没意思啊,我把我小号借你玩啊,比你的号战力高多了。

        三千仇杀:扇扇最近有别的事情,你们别这么误解她行吗?再说你又是从哪听说到我出差了?

        初遇:你不是找的兔子帮你上号吗?兔子跟我说的。

        赵无极:咱家来了狐狸精,我们初遇不是为了你好吗?三千仇杀,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三千仇杀:有没有意思你自己心里有数,你家初遇到底是谁家初遇我们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你家初遇一人玩俩号,说是为了蹭俗世有道号上的孩子,俗世有道和初遇就没有一点的事情吗?咱们家族最高战力的就咱们三个人,你家初遇小宝贝谁想当三姓家妾?

        丶挽辞扇:别说了,我走就是,用不着为了我这样一个战力还不到你们零头的小号打破你们几年的感情。

        赵无极:要滚赶紧滚,用不着做出来这种可怜兮兮的样子。

        系统提示:丶挽辞扇离开了家族、离开了帮会。

        系统提示:三千仇杀离开了家族、离开了帮会。

        系统提示:晓晓离开了家族、离开了帮会。

        张亦欢正要准备下线睡觉的时候,程骋的消息又弹了出来,张亦欢刚看那场闹剧刚看的头疼脑热,这三千仇杀到底要做什么啊!让别人愉快的玩耍不好吗!?

        三千仇杀:我看不管那个绿茶很久了,扇扇你别害怕,你去哪我都陪你,你去哪我都保护着你!

        丶挽辞扇:其实不用这样的,我一个人玩游戏习惯了,再多几个人总觉得别扭,还要商量上线时间啊什么的,很麻烦,其实我就是一个很平常和孤僻的人,不值得你为我这样的付出的。

        三千仇杀:那是你的想法,到我这,我以后就是你的靠山,谁打你,谁欺负你,我都打回去,让你在这个区谁都不敢欺负。

        丶挽辞扇:我不喜欢那种耀眼的感觉,我是个小号,我喜欢平常对待各种。

        这句话说完张亦欢就下线了,其实程骋这段时间的付出和陪伴张亦欢都看在眼里,但是张亦欢就是过不了那道坎,那道晚风带给她的阴影,她不想在游戏里再过多的掺杂感情了,游戏就是游戏,现实就是现实,有人分得开,有人分不开。

        但是在程骋这里,感情就是感情,分什么游戏和现实呢?程骋无论在游戏里还是现实里都是很孤独,现实里,他是一个忙碌的码农,平时敲敲代码,然后出去推推自己的APP,游戏里,因为战力实在是太高了,并没有多少人跟他真正的交心,主动跟他聊天的,大多都是那些寻求保护的女孩或是想要大号老婆那种耀眼的感觉。

        程骋天天上线除了任务,就是机械性的打架,说是几年的游戏感情,倒不如是这帮人把他当做了一个撑门面的机器,好事全都想不起来他,只要是大家和花钱了,全部都来找他。

        程骋虽然看的懂,但是也懒得去跟他们计较,现实里的人心都如此复杂和两面三刀了,更别说连面都见不到的游戏里,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张亦欢的采访,那天的聊天十分愉快,很少有一个游戏里的朋友能以什么目的都没有的心态跟他这么舒服的聊天了,但是她那个时候身边有人,有一个情侣ID,他也不敢贸然靠近,就这样天天看着她的国史度过了一年。

        一年后,他突然发觉到这个晚风好久没有跟随在史官丶挽辞扇的身边了,当两人身处两国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了,他的机会来了,那天丶挽辞扇收图鉴碎片的时候就是最佳机会!

        但是这些事情,程骋一句都没有都没有对张亦欢说,张亦欢一直都以为程骋的追求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程骋喜欢了张亦欢整整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