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初燕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文学 > 初燕 > 记忆被清除了?

记忆被清除了?

        白笤愣是跟着许庆去了军队住宿处后面的研究室,然后黑漆漆的一片。白笤在猜测会不会是停电了,亦或者是有不速之客。

        然后白笤尝试找灯的开关,可是下一秒许庆等一群人跳了出来。

        “生日快乐,我的好侄女!”

        “……”

        原来是过生日,之前许庆一直都在忙。白笤的生日基本上都是跟家里的管家阿姨一起过的,但是上了高中之后就没有管家阿姨了,白笤跟许庆说自己会照顾自己不需要管家阿姨了,但生日就没过了。

        “小笤帚,生日快乐!”

        “哦,谢谢。”

        许庆把纸袋里的蛋糕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原来你买了蛋糕啊?”

        “那当然。”

        ……

        这次派对许庆和他们一直有聊他们研究进化剂的事情,中途许庆出来打了个电话。不巧的是,全部内容都被赵纹烨听见了。

        生日派对结束之后,赵纹烨把白笤拉到了天台。白笤表示,你二臂吧。

        “把我带到这,有什么事儿吗?”

        赵纹烨又看了一圈确认没有别的人之后又小声的对白笤说话。

        “其实…那个…”

        “你赶紧说,别磨磨唧唧的。在天台上冷。”

        白笤有点不耐烦,其实她就没见过赵纹烨有这么结巴过。在想会不会是他自己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白笤,其实…这次的研究生物逃出和变异是许庆故意这么做的。”

        白笤听了这话有点震惊和疑惑,赵纹烨又直接捂住了白笤的嘴,不让她说话。

        “我其实早就怀疑他了,去年夏天在训练基地我就听到了他在和谁打电话策谋。还有在他文件袋里的资料。”

        白笤直接把赵纹烨的手给扒了下来,还一直瞪着他。

        “你给我说重点。”

        “哦哦,刚才我也听见了。许庆他在电话里说的好像是明天就进行实验。”

        “知道要在谁的身上打药剂吗?”

        “不知道……”

        赵纹烨一时挺委屈的,因为这件事情他只能知道点情况,并不能一个人实际行动。

        “还有…他跟你说的是跟着采纳组一起去D市收集材料了是吧,其实并没有,前两天我路过研究室,听到几个工作人员说的。”

        白笤撇了撇嘴,又歪了歪头。

        “最关键的是,他为什么这么做,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他侄女。”

        白笤一想,如果说是厌世也不太可能啊。看起来也没一点像悲观主义……

        “你说,会不会是你六岁的时候,你爸你妈都死了,许庆那时候也没有第一时间把你领回来,而是让你在孤儿院待了两年。这件事情传出去后,他好像被网暴了。而且那段时间的经济和研究所的情况都不是太好。”

        “他会不会是记仇?”

        “我去,你舅是天蝎座?”

        白笤听了给了赵纹烨一脚,用行动告诉他:正在谈正事别说有的没的。

        白笤把手放在了栏杆上,努力回忆许庆和自己发生过的所有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想不起什么又掏出手机翻小时候的所有照片。

        “你也看看手机相册里有没有以前的照片,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

        赵纹烨把手机掏了出来,翻了又翻。找到了几张以前训练基地和幼年白笤的合影。

        “你怎么会有咱俩的合影?”

        “小时候我们在同一家孤儿院,后来你被许庆接走了。过了段时间我被一个女人给接走了。搬过去的时候以外发现我们是邻居,这是以前去游乐园的时候拍的,那时候你才上一年级。”

        “不对,这个我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我不记得我们从前是邻居,我也不记得我在孤儿院认识你,在我的印象里我们第一次见面是许庆把我带到了军队训练营。”

        赵纹烨皱了皱眉。会不会是忘了,不可能,之前的记忆忘的这么彻底。

        那只有一种可能——白笤被清除记忆了。

        “你会不会是…被许庆清除了一些关于我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