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初燕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文学 > 初燕 > 变异

变异

        “白笤,你是你舅舅带大的吧。”

        “是啊,怎么了,突然问这个干嘛?”

        “现在和你在一起,我想了解你的更多。

        “咦,你好油啊。”

        赵纹烨听到这句话撇了撇嘴,表示自己就算是很油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那我就跟你讲关于我的事情吧,我有个妹妹她从小就有白血病。在前几年我刚入部队的时候就去世了。”

        白笤听到去世这两个字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黑暗中本是亮着的眸子,暗了几分。

        “我父母是在六年前B市的大地震死了,我应该是命大,还活着,不过我的胳膊上有条疤。”

        赵纹烨一边说一遍撸起自己的左边的袖子,把那条让他拥承担痛苦记忆的伤疤。

        “我是十几个幸存者里最好的了,别的都是少胳膊少腿。”

        “啊啊啊啊啊——!”

        话刚说完,一声尖叫声就从幸存者宿舍楼的那边传来。白笤想到了白天的事情,便开口道。

        “是白天那个女人吧,毕竟她被咬了一口。”

        “你当时为什么没有直接把她杀了?”

        白笤轻笑了一声,又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

        “怕太引人注目,如果让别人觉得自己很危险,那是很可怕的,走吧。”

        “你要去把她拿下?”

        “要不然呢,你想跟我一起去啊?”

        赵纹烨愣了一下,又说自己要去拉响警报,让白笤先去幸存者住宿处,随后就去。白笤顺着梯子两步两步的跳了下去,随后又索性冲向了宿舍楼。

        白笤上了楼跑向了有传出声音的房间,她贴到了门边的墙上,深吸一口气。

        她迅速地把门打开,然后入眼帘的是白天那个女人在啃咬自己室友的骨肉,屋子里弥漫着血腥味。

        那个女人一扭头就向白笤冲了过来,白笤自然也不会示弱随后便一刀赏了上去。扑通女人倒下了,白笤又向她的脖子那里砍了一刀,没过几秒她听到了从楼下往上的脚步声。白笤把视线转移到了楼梯口,是收场的来了。

        “哟,没事啊。”

        “托你的福,没事。”

        白笤拍了拍身上的灰,扭身就走,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没有任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必要。随后赵纹烨几人就一起把女人的骨肉清理了一下。

        完事儿之后除了白笤没地方去,其他人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去了,白笤去眼镜大姐那里借了一条棉被,自己就去避难所里的一个长椅上凑和一晚上。早上六点多的时候被一个看起来比较胖的男人发现了。

        男人慢慢向白笤那里靠近,可是距离一米多左右的时候,白笤被惊醒了;她用警惕的眼神看着男人。

        “你想干什么?”

        白笤一把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掀了起来,放在一边手慢慢伸到腰上的枪,男人见她这一举动就慌忙解释道。

        “我只是路过,想把你叫醒……”

        “哦,谢谢。”

        白笤又用眼睛扫了一遍面前的这个男人,确认没什么危险就站起来把身旁的被子叠了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