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规则类怪谈游戏
字:
关灯 护眼

0016 关键点,故事名称

        陈安连忙四处张望,终于是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看到了那两杆被插在地上的烛火台。

        幸好...自己和阴巧仙当时要被拉下去的时候,提前将烛火插好了。

        走进拿起,陈安这才发现烛台内的灯油已经所剩无几了。

        “坏消息,灯油最多能再撑一个小时。”

        陈安将烛火台插到阴巧仙身旁,耸了耸肩。

        此刻,阴巧仙的肌肤上布满了不正常的潮红,她的面容微微扭曲,嘴角有些龇牙咧嘴。

        “很疼?”陈安问道。

        阴巧仙点了点头。

        “错误使用故事碎片的代价,肉体不兼容。”

        阴巧仙长吸口气,努力的站了起来,陈安想去搀扶,却被阴巧仙阻止。

        “我肌肤在被反噬,碰到东西的疼痛,能杀死我。”阴巧仙瞪了陈安一眼,嫩嫩道。

        “那正确的使用是什么?”陈安挠了挠头,他这也帮不上忙啊。

        阴巧仙瞥了他一眼,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自己救了他,他却连关心都不知道关心,想的只有这些信息,哎。

        “自己想去吧。”阴巧仙愠怒道。

        陈安愣了愣,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又得罪这小姑奶奶了。

        算了,抱大腿就得有抱大腿的觉悟。

        自己只是个第一次进入故事世界的小小普通人。

        比不过这小丫头片子。

        “所以...咱们接下来去哪?”陈安叹了口气,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的山林。

        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内心平静的一批。

        可能是经历的恐惧多了,有点触底反弹了,反而一切都无所谓了。

        努力活着就好。

        阴巧仙站了起来,气喘吁吁的双手扶住烛火台,道:“你自己没脑子想?”

        这妮子。

        陈安瞥了她一眼。

        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

        不过想来也是...毕竟亲爹刚刚在面前牺牲,虽然也不知道这故事世界里的人,除了玩家以外,到底跟外界的关系是怎样的。

        是复制的,还是真实存在的?

        陈安搞不懂,他也不好意思问,毕竟是人家的伤心事儿。

        但是...从薛齐松口中的故事得知,这个山林中存在着一个叫“小太阳”的女孩子。

        而这个女孩子,或许便是关键。

        虽然陈安依旧搞不懂,这些恐怖的异变和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有什么关系。

        “故事名称。”

        一旁的阴巧仙恨恨的看向陈安,咬牙道:“打开手机,看看故事名称。”

        陈安微微张嘴,从裤兜里掏出那个黑色的翻盖式手机。

        这玩意不用电的啊。

        ...

        【游戏名称:迷失的登山者】

        【游戏背景:你们是旅游团的旅客,因山洪冲垮了大巴,你们迷失在了这座大山中。和你结伴而行的伙伴散落各地,仅存的食物和水都不多了。

        山洪冲垮了下山的路,你们需要另行出路。

        在来的路上,你们听附近村镇的老人说,这座山不太平,甚至是,有些...诡异?

        总之,似乎一切的一切都与山顶的那座山神庙有关,或许那里会有些线索。】

        ...

        “游戏名称...迷失的登山者?不对,不对。”

        再度看到这个在刚刚进入游戏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信息,陈安现在的心态和思想,早已和一开始的截然不同了。

        阴巧仙点了点头,小小的身躯拖着残破的麻衣,气喘吁吁的走到陈安身旁,道:“背景中,我们是旅游团的旅客,所以...我们不是登山者。”

        陈安点了点头:“所以,游戏名称,为什么是迷失的登山者?”

        阴巧仙道:“这就是关键所在了。”

        好了,陈安在一旁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

        盘膝而坐,拿手托着腮,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

        整理整理思绪吧。

        首先,排除薛齐松,这座山上最大的诡异,一个是那笑面兔,一个是山神。

        已知的线索中,一个是七岁的女孩,小太阳,被亲生母亲遗弃到山里的可怜娃。一个是“迷失的登山者”。

        两个...对应...两个?

        陈安似乎抓到了什么思路。

        一旁的阴巧仙也是眉头紧皱,这故事世界竟然与她自己有关,这也是她之前从未想到的。

        原本...她以为自己成为玩家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现实世界扯到关系了。

        唉,这反而令她的思绪有些混乱了,被影响了。

        想来,第一场游戏中,她能通关也有着部分运气因素,也有着队友的帮助在,那是个新手游戏,本身就有老人带的。

        忽然,阴巧仙瞥了眼陈安。

        这人怎么第一个任务就是这种难度?

        ...

        耳朵...兔子...绿丝巾,蓝丝巾...

        一旁的陈安眼睛微微眯着,他的脑海中回忆着一路走来遇到的“关键”。

        阴冷,侵蚀,清醒,怪物...隶属于“笑面兔”。

        温暖,“红”,对山神的狂热信仰...隶属于“山神”。

        嗯...

        劳什子的,这和特么小太阳还有登山人有什么关系啊!

        “阴巧仙,我问你,你在第一个故事里,那里面的诡异,是不是人变得?”陈安忽然问道。

        阴巧仙道:“不一定,故事世界的诡异分为很多种,有的只能说是诡异,但根本算不上真正的诡异...嗯...可以叫真诡异和伪诡异?”

        “啊?”陈安的下眼皮抽搐了一下,这绕的他更晕了。

        阴巧仙道:“在故事世界中,一切皆有可能,比如我们脚下的山林,它也可以拥有情绪,或许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因素,它也会自己朝着堕落,混乱,疯狂的诡异方向发展。”

        “人也有可能,山林也有可能,活物,死物,都有可能。”

        阴巧仙努了努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给陈安解释这个概念。

        “关于真诡异与伪诡异,怎么说呢...只有诡异能对抗诡异,简单来说,人能杀死的怪物,都属于伪诡异,真正的诡异,人类靠自己的力量是杀不死的。”

        “只有借助故事碎片,因为故事碎片本就是属于真诡异的一部分。”

        陈安努力的消化着这些信息。

        “也就是说,比如我们刚开始的时候,遇到的复制玩家容貌的怪物,他们属于伪诡异,而山神和笑面兔,则是真诡异?”

        阴巧仙点了点头:“对,真诡异和伪诡异的另一大特点,我猜测,仅仅是猜测,不敢肯定啊。”

        “你说说看。”

        “根据第一场游戏的信息,我推测,真诡异的存在比起伪诡异,多了一种特殊的物质,或是特性,什么称呼都无所谓。”

        “这种特性,是真诡异没有变成诡异之前所出现的,可以说,因为这种东西的存在,它才变成了真诡异。”

        “而伪诡异,不像是真诡异具有自发性,更像是被真诡异影响的附属品。他们具有被侵蚀和同化的特征。”

        “不知道我说明白没有。”

        阴巧仙也不藏着掖着了,这种情况下,这个劳什子故事世界就剩她和陈安俩活人了。

        陈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小声道:

        “那是不是,我们可以肯定一件事,这个故事世界的两个诡异,笑面兔和山神是对立的,而那些怪物,都属于笑面兔阵营的,他们是与山神对抗的,因为红的存在,那种温暖与山神类似,所以红,是属于山神阵营的。”

        “由此推断,小太阳和登山人,或许是引发这两个诡异的关键存在,哪怕他们自身不是诡异,也与这两个诡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阴巧仙的眼睛一亮,连忙道:“所以,这个故事世界破局的关键,是在还原故事的情况下,利用两方诡异的对抗?”

        陈安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觉得他们是同源的。”

        “这种对立关系,更像是在成为诡异后,才发生的,疯狂上的互相蚕食,这两个诡异在根源上,我觉得有相似之处。”

        阴巧仙疑惑道:“为什么?”

        陈安挠了挠头,道:“我不敢肯定,但是...”

        他缓缓指了指一旁村子中央的十字架。

        那是陈安一开始走进村子就发现的,一个过于短小的十字架。下面堆满了木柴,像是中世纪的火刑现场。

        陈安缓缓道:

        “你不觉得...七岁小太阳的身高,刚刚好可以被绑在这个十字架上么?”

        薛齐松说,村民说小太阳是不详,是厄难。

        所以这样推测,也就合理了。

        或许经历了一切的小太阳,才是关键所在。

        陈安站了起来。

        他道:“以前,有一位伟大的名侦探说过一句话,排除一切的可能,剩下的答案,再不可能,也是可能。”

        “如果硬要将小太阳,登山人,笑面兔,山神,这四个存在对一下位,你觉得,是山神和小太阳的关联性更大,还是笑面兔和小太阳的关联性更大?”

        阴巧仙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因为妹妹的事情而影响思绪的判断。

        “山神的可能性更大吧,小孩子迷失了被山神救了,许多传说和杂谈中都有类似的桥段。”

        陈安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将小太阳归入山神阵容,登山人归入笑面兔阵容。”

        “再加上你对于伪诡异是真诡异衍生物的判断。是不是可以推测,登山人属于笑面兔阵容?”

        “我们现在大概知道了小太阳的故事,还差的一个半规则,大概率与登山人有关。”

        “还原故事,也需要登山人故事的信息。”

        “那么,我们需要找到登山人故事的位置,寻找线索。”

        “那些伪装成我们的怪物属于笑面兔,属于登山人,那么这个大诡异的根源,很可能就是登山人故事的所在地。”

        阴巧仙听着陈安的分析,忽然眼睛一亮,道:“位置!我们刚来故事世界时的位置!”

        她激动道:“在那个地方遇到的怪物,而我们每个玩家遇到怪物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一个中心点...距离每个玩家遇到怪物的地方最近的地方...”

        陈安道:“大概率就是登山人,笑面兔所在的根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