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规则类怪谈游戏
字:
关灯 护眼

0222 这个世界玩不起

        “嗯。”

        “嗯?”

        “嗯???”

        “你确定?”

        “...”

        “你等会儿,我缓缓...”

        ...

        ...

        在王易以灵魂发出毒誓确保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之后,

        陈安靠在床头,却感到身子像是失去了力气,他不断地做着吸气,呼气,吸气,  呼吸的循环。

        这样做的结果,是缺氧导致的头晕。

        王易靠在一旁的椅子上,眸中略显怜悯的看着陈安。

        可怜的娃。

        哎,不对,他可怜个屁。

        可怜的是我。

        他有个好爹。

        我爹呢。

        王易目光幽幽,思绪仿佛飘到了最初,  那时的他还不是什么倒吊的主转世,他还只是帝都城里的一个悠闲公子哥。

        算是平凡人中的异类,  现代社会中的古修士一类的存在。

        只不过,  后来他经历了许多,也发生了许多,到了最后,他发现他爹他娘才是真爱,而他,只是个意外。

        结局,也在他亲手杀死了父母后,终结了故事。

        再看看陈安,啧啧啧。

        “少爷,老爷最后说的是,让咱们在伏农的荒芜教会等他回来。”

        王易站起身,微微鞠躬,道:“您要现在出发,还是?”

        陈安一怔,随后举起右手。

        啪!

        感受到了右脸火辣辣的疼痛。

        “我...”陈安再度深吸口气,他咽了咽吐沫,闭上眼。

        “我需要先缓一缓。”

        王易立刻道:“是的,少爷,  我理解您,毕竟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一时间无法接受,那我先去给您买点吃的喝的,您有什么要求吗?”

        “都行。”陈安有气无力道。

        “好的,那我先告退了。”王易走出了屋门,他合上门后,目光一阵闪烁。

        陈无道去找老板了,要杀了老板。

        如果陈无道真的有成神的能力,自己跟随陈无道,不,应该说,与陈无道进行这样的交易是很赚很赚的。

        毕竟这该死的命运,自己又不是何尝受够了呢。

        你改变不了环境,就只能适应,因为你连掀桌子的资本都没有。

        但当你发现,你不仅可以掀桌子了,还能给搞这个环境的人给枪毙了。

        王易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去做。

        不过...

        王易抿了抿嘴,

        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  陈无道可以活着回来。

        活着,  从倒吊的神国中走出来。

        忽然,王易想到陈安之前的举动,是在床头摸索着什么...

        再结合一下陈安现在的心境,他顿时明白了。

        而后,王易刚要下楼,却见走廊里躺着个女人。

        一个短发的,穿着黑色睡衣,昏迷在地上的女人。

        王易眨巴了下眼,蹲下身,拍了拍洛柒的屁股,

        不软,很弹。

        “不知道是不是少爷喜欢的类型。”

        嗯,但咱要做的,也只是为少爷提供个选择不是。

        ...

        ...

        陈安依旧靠在床头,目光没有目的的凝视着眼前的墙板,墙板很斑驳,有些掉皮,是灰白色的,还沾染着不知道哪一任房客留下的棕色污渍。

        思绪,却飘荡的很远。

        在习惯了绝望之后...陈安觉得,反而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更让他难以接受。

        这太离谱了,何曾几时,他也曾相信过这种隐藏的希望,可也正是那隐藏的希望让他痛苦,以至于希望破灭之后,变成了绝望。

        对于空降的老爹,陈安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了。

        是辱骂,责怪,你凭什么当初搞那样的事情,让我受了这么多罪,你知道我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吗!

        还是热泪盈眶,父子相认。

        可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陈安感觉,自己都做不出。

        都,不合适。

        他也在问自己,自己打心眼里,对陈无道是怎样的感情。

        是恨么?

        也谈不上。

        在成神的路上,越高位格的存在越有着扭曲与疯狂的倾向,在原罪路径上走的越远,也意味着经历了越多的痛苦。

        自己一路走来,见过为了成为主教而屠城的陈权,间接的了解过为了仪式而献祭女儿双眸的苗落樱的父亲,又走过“小丑源质”吸收的苦难,他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

        或许当初的陈无道,他也不想的吧,那不该是他的本意?

        可要这样想,陈安也不免狐疑,现在的陈无道,就不是另有目的了?

        哪怕,抛开这一切不谈,就当陈无道现在摆脱疯狂与污染了,是为自己好的了。

        自己真的,能以面对父亲的心态去面对他么?

        哪怕是没成为“第二人格”之前的记忆中,陈安也很少见到陈无道,很少,很少。

        他问心自问,自己对于陈无道...除了血缘上的关系以外,不能说完全没有感情,

        只能说,确实没有什么感情。

        不过幸好,现在不用去面对。

        这一刻,这对父与子所想的,竟是意外的相同。

        ...

        很快,王易回来了。

        “少爷,烟。”

        王易走进屋来,递给陈安一盒烟,是白红色的包装,上面刻画着一个红色山脉的模样。

        陈安一怔,接过烟后嘴角下意识的笑了下,而后抽出一根,放入口中。

        咔嚓。

        适时地,王易将火折子点燃,一只手护住,放到了陈安的嘴边。

        “红山脉香烟,比较廉价,您恕罪。在乌木买不到更好的烟了。”

        王易的脸色挂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毕恭毕敬。

        陈安吸了口烟,道:“谢谢。”

        他知道,王易的毕恭毕敬对的并不是他,而是陈无道。

        而陈安自己,却没有多少心思去“享受”这莫名其妙的“天降恭维”。

        兴许是觉得这太梦幻,兴许是觉得自己不配。

        也兴许,是此刻的陈安,并没有那个心情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

        “他能活着回来吗?”陈安幽幽的转过头,看向王易。

        “老爷...应该可以。”

        陈安点了点头,噢...那就是有概率活不了。

        陈安闭上了眼,他想,如果现在的自己,依旧是因为所谓的“陈无道”的存在,才值得让强如王易的人对自己产生“尊敬”,那这样的尊敬,是否是毫无价值的。

        自己,依旧是一个上位者的“玩具”,命运的“玩具”。

        实际上,这个想法是有些...事儿逼的。

        绝大多数人,所思考的都该是,接下来该怎样过好纨绔公子哥的生活,或是借助这样的力量向曾经的仇人复仇。

        而陈安也笑了,他感觉自己想法有些...想当婊子又想立个牌坊。

        想摆脱命运,可靠自己又摆脱不了,真的能摆脱了,又嫌弃不是靠自己摆脱的。

        摇了摇头,陈安感觉自己有些奇怪了。

        或许是曾经被打击过太多次,也导致陈安对自己产生了不自信。

        王易站在一旁,看着陈安出神似的模样,面庞平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后,陈安说话了,他看向王易,以一种很平的声音道:

        “先生,您,请坐。”

        王易瞥了陈安一眼,在床头的椅子上坐下了。

        “少爷,您,请说。”王易道。

        陈安再度抽了口烟,将烟头按在床头的一次性纸杯中,随后看向王易:

        “先生,我希望问您一个问题,也希望您可以客观的,不带有拼爹行为的,实事求是的,具有辩证性与合理性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王易的目光严肃了一些。

        “少爷,您问。”

        陈安点了点头,他的目光纯澈的看向王易,道:

        “先生,您觉得,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废物?”

        “您当然不是,少爷。”

        “我希望听真话。”

        “听...真话...么?”

        陈安重重的点了点头。

        王易的目光有些闪烁,他的内心似乎有些纠结。

        可最终,他叹了口气。

        “少爷,我对您不够了解...并且,废物与废物是不一样的,这两个字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界限。

        比如...”

        王易指了指天上:“对比老爷,我像是个废物。”

        陈安从床头的烟盒中再度取出一支香烟,没等王易帮他点燃,他就结过了火折子。

        引燃后,深吸一口,长吐而出。

        “那是我第一次进入游戏的时候,当我苏醒,我见到了一个小姑娘...”

        陈安以较为简练,却客观并不带有主观判断的方式,讲述着自己身上的发生。

        从第一场游戏的开始,一直到軟都事件的结束。

        他讲的很详细,王易在一旁听着,听得很认真。

        天色,一直从黄昏到了傍晚。

        “后来,我遇到了你,遇到了陈无道,发生了你所知道的后续。”

        故事讲完,陈安床头的一次性纸杯中,烟头已经堆满了。

        他咳嗽了两声,以一种又平,又在深处带着挣扎的目光,看向王易。

        “先生,您,如何评价?”

        如果此时此刻,王易希望杀了陈安的心,实际上很简单。

        只需要一句“那你还真是个废物啊”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足矣了。

        当你的心被伤的多了,你就不会再轻易的将它展露出来了。

        或许,对于自己是不是“废物”两个字的执着,也正是陈安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陈安也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

        是一路走来的一个肯定?

        还是一个,答案?

        但在这一刻,陈安有些倦了。

        他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是给不了自己答案的。

        而又指望不了老天爷。

        因为老天爷,经常又瞎又聋。

        也指望不了很多人,

        因为大多数人,都很蠢。

        没有人可以带着绝对客观与公正的态度去理解一件自己无法完全理解的事情,他们不坏,只是无知,他们哪怕是心怀好意,却也说不到点子上,他们也不懂,这样是否会起到反效果,更何况,他们自己本就不在乎。

        知道自己无知,判断自己无知,谴责自己无知,这不是完全的无知,真正的无知,是不知道无知的自己有多么无知。

        嘴皮子一开一合,多么简单的事情。

        可语言,往往是最伤人的利器,

        一开一合的一句话,他们不会在意后果,也不会对自己的言语负责。

        所以,陈安从不妄自菲薄的评判自己不懂的事物,只是尝试去理解。

        所以,陈安从没有问过别人,这个问题的答案。

        可他觉得,活了这么久的王易,或许可以给他答案。

        也或许,是现在的陈安在心中,已经真的走投无路了。

        ...

        王易看着陈安纯澈的眸子,他抿了抿嘴,道:

        “少爷...其实,您已经做得很好了,比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做得都好,只是...”

        陈安打断道:“我做的不够。”

        “是。”王易道:“因为您肩头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了,这种沉重来源于宿命,也来源于命运...不是您做的不够好,而是这个命运,太操蛋了。

        您已经做到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极限了。”

        “可我什么都改变不了。”陈安闭上了眼:“如果没有陈生,我甚至无法活着离开第一场游戏。”

        王易摇了摇头,他道:

        “少爷,在大林山的最后,实际上您已经堪破了规则了,在摘掉手环后的时间停滞状态下,如果不是陈权的插手,那个恶念的薛月儿已经被您打败了,更不要提那些缺失的规则。

        实际上,并不是您不够聪明,而是这游戏本身,就没给人留下活路。

        是创造规则的人,为了让您绝望,为了让您踏上宿命,是它,玩不起。”

        陈安怔住了。

        王易继续道:“第二场游戏,陈权没有怎样插手,您最后不也靠着规则的技巧,让李子目不相信你,从而让他被规则毁灭了么?

        所以,您很聪明,也很强大。”

        “但苗落樱和丁萍,还是险些牺牲了。”陈安道。

        王易再度摇了摇头:“这种程度的牺牲,已经很小了,没有苗落樱不预知梦的前提,因为那是没有发生的荒谬。

        而您已经在能做到的范围内,做到了最好。”

        “另一方面,軟都事件,陈权最后算是赢了,可您与陈权,不论是信息差,还是实力差,都太大了...

        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很多。

        陈权为了夺取您身上的真理,谋划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的布置,您也需要承认,他是一个聪明人。

        如果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那一个被困在局内的聪明人,怎么打破另一个开了上帝视角的聪明人的局呢?”

        “所以,您无需悔恨与自责。更无需理会心中的谴责声,因为这样的情况,换任何一个人来,与您处于相同的境地,都无法做到更好。”

        只是,这个世界,他玩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