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奥术征程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十四章 布丁王

        这场战斗没有旗帜,没有号角吹响,也没有鼓声隆隆。

        伴随着成群结队的凶暴鼠轰然而至,吱吱乱叫地踏入布丁王的地盘,战斗就瞬间开始了。

        霎时间,无数令人头皮发麻的黑布丁、胶质方块、灰泥怪、赭冻怪,仿佛同时接收到命令一样,  在地面、墙壁和天花板上蠕动着,化作一道道令人作呕的洪流,留下无数黏湿痕迹,从各种犄角旮旯的门下或狭小缝隙间滑过,并追逐吞噬猎物。

        根据《伊格维尔伏恶魔志》与其他资料的记载,泥怪是恶魔领主朱庇莱克斯散落的碎片或后代。

        无论这是否属实,无面者领主都是世上为数不多能够控制泥怪并给它们灌输少量智慧的存在。

        大多数时候,  泥怪没有战术和自我保护的概念。

        它们是直接且容易预测的生物,  会毫无技巧的攻击和进食。

        但是在恶魔领主朱庇莱克斯的控制下,  泥怪就会表现出微弱的智能和邪恶的倾向。

        面对入侵的凶暴鼠群,泥怪们的反击格外凶猛。

        仅仅片刻时间,这个宛如迷宫般复杂的街道上,就变成了各自为战的混乱场面。

        一只遮阳伞大小的黑布丁紧附在墙壁上,它的外形类似于一团厚重粘稠的黑色烂泥,在昏暗的墙壁上,看起来和一片阴影没什么区别。

        只见它借助墙壁的反弹一跃而下,一大片黏糊糊的黑色烂泥瞬间覆盖住五只体型硕大的凶暴鼠,并迅速分泌出腐蚀性极强的酸液。

        伴随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和吞噬声传来,五只在黑布丁体内疯狂蠕动挣扎的凶暴鼠顿时在强酸的腐蚀中,不断抽搐,最终失去了抵抗。

        然而还未等拿下五杀的黑布丁消化完自己的敌人,  试图去锁定下一群敌人,又被另一群目露凶光的凶暴鼠淹没。

        这些凶暴鼠饥不择食利用自己尖利的门牙,  将黑布丁黏糊糊的烂泥撕得粉碎。

        即便如此,散落一地的烂泥还在慢慢蠕动,全部都朝着被撕碎的烂泥中的最大一块汇集融合。

        就在这时,  另一只灰泥怪出现,  它看起来就像是石头液化而成的一团混沌,然后像蛇一样滑入凶暴鼠群。

        十几只瞳孔中闪烁着猩红光芒的凶暴鼠呲牙咧嘴地扑了上去。

        ——“灵能碾压!”

        一股无形的灵能力场骤然间从灰泥怪的周身扩散开来。

        在它周围3米范围内的所有敌人,甚至包括几只胶质方块和还在蠕动的软泥怪碎片,也全部被这道近乎无形的力量,碾压致死。

        半透明的胶质方块就像摔在地上的果冻,化为粉碎,两只被它吞噬的老鼠挣扎着从粘稠的果冻内窜出来,尚未融合完毕的黑布丁碎片则彻底化作一堆恶臭的烂泥巴。

        至于那些攻击灰泥怪的十几只凶暴鼠,全部口鼻溢血,躺在地上抽搐几下,便没了生息。

        与此同时,三只赭冻怪像液体一样,从狭小的墙壁裂缝中滑出来,朝另一群疯狂乱窜的凶暴鼠追了上去。

        赭冻怪看起来就像是一团难以名状的黄色物体,当它们追上凶暴鼠的刹那,瞬间喷出一团团幽绿色的强酸。

        被强酸击中的凶暴鼠们,在惊恐的尖叫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溶解成一滩血水。

        这场战斗,  虽然鼠人圈养的凶暴鼠数量非常多,足足有上千只,纷纷从各种隐秘的地洞钻出来与软泥怪大军混战在一起。

        然而,居住在城市中心的布丁王早已用无面之主朱庇克莱斯赋予的能力,召唤并控制了整个地区的所有泥怪。

        这也就意味着,由鼠人和地底侏儒组成的联军根本就没有丝毫数量上的优势可言。

        况且,凶暴鼠的挑战等级只有1级左右。

        都是普通的老鼠因吸取某种可怕的狂暴能量而变异的凶暴动物,它们除了本能的野性外,根本就没有其他有效的攻击手段。

        而这些软泥怪的平均挑战等级至少都保持在3级,它们除了天生自带的强酸喷吐,少数变异的灰泥怪还掌握着灵能法术。

        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可想而知,仅仅十几分钟,凶暴鼠大军便被反击的软泥怪击溃,大多数老鼠都被吞噬到体内,成为了软泥怪们的口粮。

        “可以上了!”地底侏儒的首领多宝·掘锄仔细倾听着黑暗中逐渐减弱的凶暴鼠叫声,沉声道:

        “布丁王的软泥怪已经差不多被凶暴鼠全部吸引了出来,趁它们正在消化凶暴鼠的时机,我们准备进攻。”

        “你这不是废话,都给我上!杀光这群恶心人的玩意儿。”鼠人首领铜板举着一根短小的魔杖,对自己的下属们下达命令。

        随着一声令下,数百名鼠人骑兵骑着凶暴鼠,挥舞着涂抹油膏的弯刀或长剑,冲向了软泥怪的军队。

        地底侏儒的地洞看守者们紧随其后。

        一股股令人作呕的粘液疯狂飞溅。

        每一只被利刃劈中的黑布丁、赭冻怪或者灰泥怪,它们黏糊糊的体表在涂抹油膏的作用下,全部都好似丢入油锅的生肉,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

        与此同时,伴随着鼠人骑兵的冲锋,正在消化凶暴鼠的软泥怪周围,浮现出一道道土黄色的法阵光芒。

        顷刻间,一大群魁梧高大的土元素和格莱石人从法阵中现身。

        在石心闲庭的一众施法者的指挥下,这群土元素和格莱石人迈着沉重的步伐,朝泥怪最密集的方向冲了上去。

        这些来自土元素位面的生物面对软泥怪时,根本就不要任何花里胡哨的技巧,只需在软泥怪的路径上狂奔,就可以一脚一个小泥怪地把它们踩得稀烂。

        软泥怪在土元素生物面前,就跟一个个丢在地上的腐烂水果没什么两样,不断传出阵阵噼啪爆裂声响。

        同时,软泥怪们引以为傲的强酸,也无法造成有效的伤害。

        看到被强行扭转的局势,地底侏儒的施法者们也纷纷寻找到各自的位置,飞速念诵咒语,肉眼可见的攻击法术和神术,绽放出的各色光辉,在软泥怪大军中闪烁。

        另一边,在地精铜块儿的带领下,布莱恩与赫丽丝特由一条秘密地道来到了布灵登石城的最中心,也就是布丁王的宫廷。

        “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铜块儿对布莱恩说,“再往里面走,就是布丁王的宫殿,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没问题。”布莱恩微微点头,“你回去吧,自己小心点。”

        地精铜块儿潇洒地挥挥手,跃入隧道的阴影里,消失不见。

        布莱恩收回目光,与身边的赫丽丝特对视一眼,继续朝深处走去。

        布丁王的宫殿曾经是布灵登石城的政治中心,洞中央的巨大石圆顶是曾经政治机构的所在地,挖空的圆顶内工作的是旧国王与王后任命的皇家议员团。

        所有这一切都因布丁王的到来而彻底改变。

        当两人踏入这座巨大的宫殿的瞬间,立刻发现洞窟的墙壁上布满了令人作呕的软泥,并且还在不断滴落一小坨一小坨的绿色软泥。

        这些软泥又在潮湿的地面上蠕动着朝墙壁上爬去。

        滴水声在洞中回响,萦绕着中央一座以若干石柱从地面上撑起的巨大圆顶建筑。

        几十個泥怪在柱群周围蠕动,不断伸展着伪足向前滑挪。

        圆顶的表面跟洞壁一样覆盖着软泥,无数黑软泥在黄色与灰色的软泥中搅动,恶心如浓汤般的诡异画面,刺激着两人的双眼,撕扯着他们的意识。

        布莱恩眼角的余光发现,饶是像赫丽丝特这么淡定的女子,也忍不住蹙起了纤细的眉毛。

        看到这里他顿时觉得,与布丁王的宫殿相比,真菌魔后祖格莫伊的宫殿简直就是一座美丽的后花园。

        毕竟真菌即便是再恶心,至少这些散发出病态微光的植物的表面,还是能够看得过去的。

        而软泥怪就不一样了,简直难以想象。

        此时此刻,布莱恩真的很佩服曾经接下这个任务的玩家团队,他甚至都想象不出来他们到底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该感慨的时候。

        因为当两人踏入宫殿大门的瞬间,不出任何意外地被宫殿的主人布丁王发现了。

        “瞧瞧这是啥,瞧瞧这是啥?参观者?现在?不!我们还没准备好呢!走吧,虫子!”一道空洞的嗓音在洞窟中响起。

        “无面者领主会再挑个合适的时间为我们带来喜讯,届时我将再次向诸位乃至全布灵登石城公布!现在,滚吧!”

        所谓的无面者领主自然指的是朱庇莱克斯,祂是软泥与泥怪的恶魔领主,在远古魔典中被描述为无面者领主与泥型饿兽。

        作为一只独来独往的毒性生物,祂的存在只为不断吸收并同化其他的生命物质,使万物成为其自身的一部分。

        只有真正的疯子才会去崇拜朱庇莱克斯以及它的软泥和泥怪。

        因为这名恶魔领主将吞没这些奉献者,并将其变成半人半泥怪的智能生物。

        这些‘前’血肉生物的身体,将成为朱庇莱克斯身体的扩展,而恶魔领主也将慢慢地消化取代这名生物的一切。

        无面者领主朱庇莱克斯给予布丁王召唤和控制泥怪的能力,然后将他派回布灵登石城,并在那里宣告其为无面者领主的领地。

        布丁王溜回布灵登石城一处封闭区域建起王庭,并沿路召唤出各种类型的泥怪,向外界渲染这片城市废墟为不宜居住的危险地带。

        彻底疯癫且引导着可怕力量的布丁王,在自己的王座中安身,日复一日地召唤出更多忠诚之物。

        一旦准备妥当,他将派出这片大军吞没一切,布灵登石城和其中的住民也将一同转变成一大团软泥黏糊物质,就如同其主人——无面者领主的形象一样。

        显然,当时机成熟,无论是布丁王,还是软泥怪大军,都将是无面者领主朱庇克莱斯提升实力的养分。

        这其实跟真菌魔后祖格莫伊举办‘腐臭婚礼’,迎娶无光林地有点相似。

        布莱恩循着声音望去,远远地看到,在宫殿的尽头,坐在王座上的布丁王是一位浑身覆盖着软泥,面露疯狂之色的地底侏儒。

        在他的周围,被磷光青苔照亮的高台上,地面淌着一滩又一滩绿软泥。

        更多绿软泥悬挂在天花板和平滩在地面,或是在墙上形成恶心的帷幕。

        他坐在一张覆盖着软泥的王座上,面朝东方安置在洞穴中央。

        王座由石头雕刻而成,上面覆盖着一片绿软泥,软泥上刻画着许多无睑的眼睛和敞开的嘴巴。

        “既然你们不愿意滚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布丁王像个老母鸡一样咯咯笑着,“吞没他们,我的宝贝儿们!让父亲以你们为荣!为你们的国王而战,为无面者领主的荣光而战!”

        话音刚落,布丁王身后的王座瞬间涌出一大团烂泥,将他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消失在两人的视线内。

        与此同时,悬挂在天花板上,以及在墙体上形成幕帘的软泥宛如雨下般的落到地面上,以黑暗的形态,向两人所在的位置流淌过去。

        看到布丁王竟然临阵脱逃,布莱恩顿时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显然,他压根儿就没有预料到这个狡猾的布丁王竟然会丢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跑路。

        “能不能够追踪到他的位置。”布莱恩立刻通过心灵传音对赫丽丝特说,“决不能让他跑掉,不然的话,他很快就会通过无面者领主赋予给他的能力,重新召唤出新的软泥怪大军。”

        “没问题,我能够追踪到他的位置。”赫丽丝特不假思索地回答,但神色有些迟疑地看着他,“只是你……”

        “这里不用你来管,我一个人足以应付。”布莱恩猜出了她的心意,不在意地说道。

        在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法杖,望向即将接近自己法术攻击范围的一大坨黑色软泥,“布丁王就交给你了。”

        虽然赫丽丝特专精六大灵能领域,但他无意中得知,她本体专精的其实是心灵传送领域。

        追踪一个恶魔领主的仆役,对她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那你小心一点,我马上就回来。”赫丽丝特的目光锁定在王座的瞬间,化作一道灵光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