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四合院之从获得神级厨艺开始
字:
关灯 护眼

006章 棒梗偷鸡(二)

        四合院,中院。

        在易中海说完后,众人也觉得有道理,而且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和易中海这个一大爷唱反调也不合适。

        然而,就在这时,何雨柱笑了笑,摇了摇头,便准备转身离开,不再掺和这件事儿。

        可惜,他这副表情被许大茂给看到了,本就对今日下午何雨柱在食堂怼他的话,心里不舒服。

        再有,这个时候都散了,晚上要是没人来,那岂不是自己的老母鸡没人赔偿?

        “傻柱,你站住,我觉得我家的老母鸡就是你偷的,这院子里只有一个厨子,有的是机会将我家的老母鸡给偷偷吃了!”许大茂不傻,甚至还有些奸诈。

        找的理由也充分,所以一下子把众人的目光都给吸引到何雨柱身上了。

        何雨柱刚想说话,就见贾张氏点头便是赞同,随后发表意见道:“我觉得许大茂说的有道理,傻柱是个厨子,就算他把鸡偷到轧钢厂做来吃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傻柱,你看,现在就你是最大的嫌疑人。”许大茂乐了,他本就是诬陷,他很清楚,傻柱虽然和他不对付,可也不会这么没品。

        但他两是从小到大的死对头,如果能给傻柱泼一些脏水,那自然是乐意的。

        再有,如今连贾张氏这个老虔婆,如此难缠的人都出声帮着自己了,自然要抓住机会整整傻柱了。

        “傻柱,这鸡要是你偷的,那你就承认吧,咱们都是邻里邻居的,谁也不会为了这事儿说什么。”

        贾张氏刚刚说完,秦淮茹也赶紧附合起来,她知道是棒梗三个孩子偷的,但他们家哪里来的钱赔偿?

        若是真能够推到傻柱身上,了结了这件事儿,也算是傻柱帮了他。

        然而,何雨柱刚刚想说点什么,却又听一大爷易中海说道:“傻柱,要不这样,你就承认这鸡是偷的,左右不过是一两块钱的事儿,你那点工资也够。

        如今各家都困难,你若是承认了,偷鸡的人也会感谢你的,如何?”

        听着这几人的话,何雨柱笑了,笑的十分开心,本来他还想着,要不就给易中海和一大妈养老算了,反正他有了系统,不过是多两张嘴的事儿。

        可如今,易中海这话,让他有些望而却步,说实话,他不是贱皮子,没有那种你弄我我还得好吃好喝招待你的说法。

        易中海要是知道,就因为这事儿让何雨柱打退堂鼓了,估计肠子非悔青了不可。

        “你笑什么,傻柱,我跟告诉你,我觉得我家的老母鸡就是你偷的!”许大茂十分兴奋,钱不钱的无所谓,真要因为这个老母鸡能让傻柱吃了这个亏,那就太棒了,哪怕是再丢失一只鸡也是心甘情愿。

        闻言,何雨柱笑了笑,随后对着许大茂勾了勾手,因为他没有表现出来愤怒,所以许大茂也不怕。

        许大茂走上前笑着便说道:“我也不要多的,5块钱就可以,我家这个可是留着下蛋的老母鸡,我真的没多要你的。”

        “啪!”

        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许大茂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手印,整个人直接被打懵了。

        “傻柱……”

        “还想再来一巴掌?”

        不等许大茂发飙大吼,就见何雨柱沉声说了这么一句。

        许大茂见何雨柱抬起手,连忙后退,双手还捂着自己的脸。

        “你别乱来啊!”

        嗤笑一声,何雨柱走到院子中央,看着众人说道:“诸位街坊邻居,我本来不愿意多事儿的,但是我看脏水都泼到我头上了,不得不站出来和各位说道几句。

        第一,我与许大茂是从小到大的死对头,他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他,经常打架,这是有的。

        第二,我确实是个厨子,就像刚刚说的,身为厨子的我想要处理掉一只老母鸡,实在是太简单了。

        第三,一大爷也没说错,以我的工资水平,每个月37块5的工资,除掉我和我妹妹雨水的生活费,确实能够剩下不少。

        因此,让我赔许大茂家的老母鸡,也是合乎情的。”

        说到这儿,众人还以为何雨柱这是认栽了,就连许大茂都在想着,只要何雨柱同意赔他的老母鸡,他就去派出所告他,恶心恶心他。

        而旁边的一大爷也是忍不住点头,差点连他都以为是何雨柱偷的了。

        至于贾张氏更是兴奋,只要傻柱承认偷了许大茂家的老母鸡,那他们家棒梗偷鸡这事儿,就没有人会知道了,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秦淮茹则是投去感激的目光,她倒是不认为何雨柱知道鸡是棒梗偷的,只是单纯的感激这事儿牵扯不到棒梗而已。

        然而,将众人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后,何雨柱再次笑了笑,十分斯文地说道:“看来我刚刚说的话,引起了一些人的赞同,还真是荣幸。

        不过,合情未必合理,是我做的,我会认,不是我做的,这脏水也不能泼在我身上。

        许大茂刚刚也说了,他早上出门的时候鸡还在,但是,我出门的时候也不比他晚,甚至还先他一步到的轧钢厂。

        也就是说,他家的老母鸡丢了,与我无关,我没有作案的时间。

        其次,我是和许大茂这混蛋不对付,但这么多年了,大家可见过我何雨柱拿他家一样东西?说实话,就是送给我,我都嫌脏。

        这就说明我没有作案动机。

        再有,鸡丢的时间,是今天白天,白天但凡是有工作的人,都不会是嫌疑人,只有孩子和没工作的老人才有嫌疑。

        以上,就是我要说的,哦,对了,此外,还有一点提醒一下大家,鸡既然是今天丢了,那么肯定是吃了或者藏起来了。

        直接报警就好,反正警察到来之后,很容易就能够排查出来。

        最后,我今天白天在食堂,看见棒梗这孩子偷公家酱油,至于他拿来做什么,再结合许大茂家的老母鸡丢了这件事儿,我想是容易知道的,对吧!”

        这话音刚落,许大茂也回过神来了,他确定以及肯定自己家的鸡就是棒梗这小混蛋偷的。

        因为他下午去食堂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棒梗偷酱油一事。

        “棒梗偷了我家的鸡。”

        “傻柱你这混蛋,怎么能诬赖我家棒梗偷鸡……”贾张氏怒了,咋的说的好好的,如何就扯到棒梗头上了?

        这要不是还好,她还不会有这么着急,可这还真是,只要一查不就知道了?

        两人同时吼了起来,一时间,大家也差不多知道真相是什么了!

        一大爷懵逼了,秦淮茹急了,贾张氏怒了,其他人却是和许大茂一样明了了。

        “秦淮茹,把你家孩子喊出来,今天这事儿,院里所有大人小孩都来了,只有你们家三个孩子躲在家里没出来,现在一看就知道这是做贼心虚啊!”许大茂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秦淮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