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

首页 初燕
字:
关灯 护眼

那个男人

        白笤知道这个男人只是路过的,便把被子夹在胳膊肘里,去找眼镜大姐还被子了。

        ……

        一转眼已经到了十点多,白笤一直在避难所里闲逛,她没有地方去,又不想麻烦别人;她一脚把旁边的石子踢走,心里很是烦躁。心里一直在吐槽自己的舅舅,可是她刚在心里骂完第一句手机就响了。哦,原来是许庆的电话来了。

        “喂,笤儿。想我了吗——”

        “还好。”

        “我都听纹烨说了,你这两天在避难所怎么样啊。”

        “你就放心吧,身体上并没有任何异常不过,心情不是太好。”

        “是你太孤独了么?”

        “不知道。”

        “他没管你么。”

        “我只是没麻烦他,因为找他等于找麻烦。”

        “嗯,哦,对了,我的材料还差一点就收集完了,比想象中的进度快了许多。明天大概就能见到我了。”

        “好,我很期待你带回来的成果。”

        “那拜拜了。”

        “好。”

        白笤挂完电话感觉整个人都自在了许多,这样最起码未来又有了一丝解决丧尸危机的希望。以后白笤逛着逛着就逛到了军队训练处的门口,她大概扫了一下,周围没什么人。就直接进去了。看到一个吊式沙袋和旁边的几双拳击手套,她犹豫了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径直走过去把手套带了上去,对着沙袋来了几下。

        白笤的力道不是很大,沙袋被捶到半空三十五度左右。反应速度不是太好,刚开始打两下就会被弹回来的沙袋给撞到;她连续打了将近两个小时,力道和反应速度越往后越大,快。

        她累的喘大气,哈出来的气虽是白的,但是给人的感觉像是燃烧的火红色。她的行为被个教官看到了。那个教官叫她停了下来就毫不犹豫的走到白笤的面前。

        “小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出手力道这么好,以前是不是练过?”

        “跟着朋友练过一段时间。”

        白笤回答问题的态度和声音都很平淡。并且没有直视那位教官。

        “哦,原来是这样。那,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白笤故意微微皱了皱眉头,让这位教官知道自己不想说,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了有十多秒;白笤看他还不肯主动开口,于是就直接把手套脱了下来甩给了他一句话不想说背上自己的包就走了。

        练习完已经快一点了,她随便找了一栋楼,坐着电梯上了顶层。又顺着楼梯爬上了楼顶,这个小区的楼并不是太高,每栋楼只有十六层;她坐在楼顶的边缘,打开背包将自己的保温杯拿出来喝上了一口热水,又拿出了两包代餐面包和一片压缩饼干。

        白笤吃完之后又在这里坐了好久,坐在这里可以看到避难所的一般分。凉风吹在她的脸上,但是她并不在意。

        几辆军车从大门口进来,救援队回来了。她看到第一个下车的是赵纹烨,自己撇了撇嘴。然后就掏出手机玩消消乐。

        一玩又是大半个小时,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把手机关了装在口袋里。一抬头看到了远处的一些男人聚集在军队宿舍的门口,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军人;随后就看到研究所突击队二队的队长——陆萧。

        陆萧张了张嘴,对那些男人说了些什么。可惜离得太远听不到,虽然他们有的站的不是很笔直,但是表情都很严肃。